抖音毒鸡汤:贫穷的三原罪

想必大家都知道,色彩学上的三原色为红、绿、蓝,他们可以组成世界上任意一种人类可视的颜色。其实在人性上,也有“红绿蓝”这三原色,他们又称为“贫穷的三原罪”,可以组成世间任意邪恶的事件,是一切贫穷的本源。

 

 

红鸡汤

 

贫穷之下当然还有外衣裳和遮羞布,比如现在热议的“彩礼”问题。其实我一直不太愿意评论这个问题,因为言论很难统一,作为发言人必然是被攻击的一方。

 

当然,大部分明智的年轻人大概统一了一个说法:不赞同卖女儿式的天价彩礼。

 

什么是“彩礼”?据说是一种婚嫁喜庆的传统。

 

既然是传统,那就要本根溯源一番。

 

根据百度百科的说法:

彩礼是中国古代婚嫁习俗之一,又称订亲财礼、聘礼、聘财等。中国旧时婚姻的缔结,有在婚姻约定初步达成时互相赠送聘金、聘礼的习俗,这种聘金、聘礼俗称“彩礼”。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的一段时间,彩礼和与彩礼相关的订婚和婚约都受到了批判,曾一度被废止,但在民间始终顽强存在。

 

彩礼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属于“礼”的一部分,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

 

周代早就确立了一套完整的婚礼制度,其中规定彩礼只需用币五两,天子及诸侯的彩礼也十分简朴,不过比平民多了一块玉而已。明朝也非常注意打压高价彩礼,洪武年间,户部侍郎郭恒就因嫁女儿收了6000两白银、5锭黄金、22头羊的彩礼而被杀。

 

但是到了现代,这种“传统”却被无限加码曲解,硬生生地把敲诈勒索和扶贫式婚姻当做“新传统”。

 

这样说可能大家不是很明白,我换个说法:

 

以前“闹洞房”是一种喜庆的“传统”吧?不过那时候闹洞房是严格遵从礼制的,底线就是不能看到新娘的脸,因为新娘的盖头只有新郎可以揭开,所谓“闹”只是局限于酒席起哄之类,甚至一些污言秽语都是不能说的。

 

再看看我们现在的“闹洞房”:把新郎绑在柱子上侮辱取乐、恶搞新郎父母、甚至用极度淫秽和性侮辱的方式乱伦新娘和新郎、伴郎和伴娘的关系。

 

 

 

这样的“闹洞房”,放在古代,可以上升到“崩坏礼制、掘宗灭族”,会被天下人唾弃的“人伦尽失、纲常尽毁”,笑话要传到十里八乡,老祖宗要气得掀翻棺材盖,宗族三代都抬不起头来,浸猪笼都不足以泄愤的重大伦理事故。

 

不过传统的“礼”一般是士子和平民才会去学习,奴隶是没有资格学习“礼教”的。

 

所以,没有学习礼教的奴隶在翻身以后,就按照自己的理解创造出了一套“悖逆常理、不伦不类”的所谓的“传统文化”。

 

所以说,我们的老祖宗没那么蠢。几千年的传统积累,一定是往“安居乐业”的方向健康发展的,而不是想着因为攀比式的天价彩礼压垮三代人,并成为夫妻之间一道不可承受之重。

 

也就是说,天价彩礼根本不是什么传统文化,而是某些尚未开化的人群炮制出来的符合自己认知的道德底线下的敛财方式。

 

红色代表喜庆,也代表忌妒。有些人看到前面结婚了收了不少彩礼,觉得忌妒,便以此加层,枉顾实际。

 

可怕的是,这样的方式不仅仅是父母本身认可,很多毒鸡汤也大行其道,反复给女性洗脑:

 

这里说的彩礼,也有说正常的合理“礼尚往来”的,这是符合古代和当代礼制精神的。但是更多的其实还是鼓吹天价彩礼(有些地方按照本地标准就是天价),还有一些女生直接是“非50万不嫁”等等,获得较多认同。

 

*本文对彩礼的解读仅参考网上的客观说法,田子曾本人的态度为:不支持、不赞成、不反对。

 

 

绿鸡汤

 

网上有个故事:

一个女孩跟妈妈吵架了,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流落大街一整天之后,一位摆地摊的陌生阿姨给了她一碗面,让她感激涕零,磕头跪谢。

阿姨却说,你妈妈照顾了你衣食住行一辈子,你却觉得理所应当还要跟她吵架,我这个陌生人只是给了你一碗面你就感动成这样,你这样做人是不行的。

 

同样的故事经常在年轻人社区可以看到,就是很多年轻情侣谈恋爱的时候,彼此都是倾尽所有付出,但是免不了的吵架很容易被第三者趁虚而入,有时候陌生人一两句简单的关心就让我们觉得温暖不已,而对自己真心付出多年的另一半越想越气。

 

这就是出轨的原始心理罪,我们把它叫做“人格贫穷”。

 

人在感情最脆弱的时候,很容易因为陌生人的一点小恩小惠而感动不已,并放大自己的委屈,进而做出令常人无法衡量的突发决策(比如某男子突然抛弃十几年的发妻和刚勾搭的绿茶闪婚)。

 

有时候你所有的付出都比不上吵架的时候陌生人的一个安慰。

 

这是不懂感恩之罪,是心性贫穷,将一切的关心和爱护当做理所应当。

 

蓝鸡汤

蓝色代表抑郁。

网抑云事件被群嘲过后,漫天飞舞的“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便一夜之间转正,成为年轻人洋气的象征。

人们肆意挥洒自己傲娇的小情绪,窃以为那就是萌动的青春。

其实当你回过头来发现,当你有了自己的事情做,努力学习和工作的时候,就会发现生活本就没有那么多抑郁。

搬运别人思维上的高度来掩盖自己行动上的懒惰,这便是另一种“穷”的存在。

记得之前一个诈骗我一百块钱的小男孩,他朋友圈发了一张女朋友的照片,并附上一句话:

千万不要让一个男人独自走过低谷期,一旦他独自度过,他将看淡一切,包括最爱的你。

言外之意就是:我是一个一无所有、连一百块钱都要骗的男人,请一定要跟我一直穷下去,不然我就会看淡你。

其中的情感道德绑架,懂的人自然懂。

好比现在很多男孩躺在棺材里天天喊着“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然后继续躲在被窝里打游戏,成天标榜的自己的压抑,索要各方的理解。

莫欺少年穷,结果少年一直穷;然后莫欺中年穷,结果中年还是一直穷;最后莫欺老年穷,结果至死还是穷。

这便是很多喝蓝(懒)鸡汤长大的年轻人的真实写照。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