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钱靠贵人、努力、还有坚持

赚钱靠贵人、努力、还有坚持 的图片第1张

今天闲来博客跟大家说说:赚钱靠贵人、努力、还有坚持

接上文 :赚钱法宝介绍:流量、圈子、人性

昨晚,和赢哥继续微信语音吹水,原本以为他是3年前,开始了堵徒人生。

一深谈,故事还很多,前些天的交流,还只是他总结性的交流。

他在这个圈子里,走过不少弯路,我继续深挖他。

他痛苦的表情道:“别急呀,还是先吹一吹刚开始,入行时候的瘪三样吧!”

为方便叙述,以下为第一人称。

说是瘪三,有时候连瘪三都不如的,瘪三还能下贱的去街边揾食,我呢,当时还放不下,自己的那一点点自尊心。

人但凡有一点可能的依靠或念想,都不会逼自己一把的,只有被逼到无路可走,才会触底反弹。

当年,在老家和哥儿们一起养龙虾亏钱了,散伙了。

各自带着仅剩的钱去东莞打工,由于没有学历和技术,只能干苦力,自己还有残疾。

因为残疾,面试的时候,稍好点的工厂看一眼就叫我出去,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

还好哥儿们都进去了,自己却漂了整整1个月,每天吃馒头,暗无天日。

这一个月的煎熬,兜兜转转的,找了几家只有十个人的小加工厂,但都只管吃,不包住,工资是少的可怜,自己也实在是走投无路,最多干了一个星期就自离了。

有天晚上,哥们下班后告诉我,他所在工厂的包装部门需要招搬运工,也就是装货柜车。(这活是因为仓库在二楼没法用叉车,又没有电梯,旧厂房当时不具备)

虽然是苦力活,但是工资高点,因为自己也没得选择,咬咬牙也得干呀,因为这家工厂还算有点规模。

刚开始那个星期如地狱般难受,每天累的瘫痪,虽然身体不是很好,但还是勉强适应扛下来了。

就这样干了半年多,有了点钱,就开始有点漂了,和哥儿们打起了麻将,因为以前在老家也经常打,打的不大,小堵怡情而已。

我们这几个哥们,从小玩到大,也都是屁本事没有,瞎混,他们身体好比我强一点,但论智商和吹牛逼就比我差一大截了。

我们一起打麻将和打CF,算是比较铁的哥们,这几个哥们在以后的日子,帮了我不少,自己永远铭记在心,人要常怀感恩之心。

好景不长,进入年底了,公司要搬迁至新厂房,新厂房的规划,有了大叉车,就不要搬运工了。

我们搬运组被拆分到了包装部,拉装货物,可能是和人不对脾气,和包装部的组长,因为拉货物问题起了争执。

自己被挤对了,慢慢地,自己也感到无法在这此立足了,只好辞职。

离后听小伙伴说,是包装部组长嫌弃我的残疾(心中不免有点小震动),想着:看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作者:听到这句突然想起了广西电瓶哥,赢哥也算是实现了他的这个愿望,这辈子都不再打工了)。

因为身上还有点钱,就天天往网吧里跑,开始是打游戏,慢慢发现有个吧友在一个网站平台上玩德扑,还是玩真钱的,看了几局他还真赢了钱。

回到租房里,心花怒放,感觉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晚上辗转难眠,脑子里全是德扑。

因为经常去网吧,和老板也算是混了个脸熟,在网吧里围观吧友玩德扑,老板也不多说什么,还给了我一瓶水和一个方凳。

现在想起,还是要感恩一下当时网吧的老板。

一连围观了三天,这吧友,看我这么专心致志。

脸一斜,就对我说,“小兄弟,看我这个可不是个好事噢,你别看我时不时的赢些小钱,我可不是真堵,不靠这个「堵」来挣钱”。

他特别把堵字说的很重,我能听得出来,他的话中有话。

他接着说道,网络赚钱很难,“这行很危险,输钱是小,输掉人生是大呀,不要看啦,不要看啦”。

我连忙说着,“看着玩呢,不学不学”,其实心里就差下跪拜师了。

几局下来后,他接连的咳嗽了好多下,我赶紧跑出去,到隔壁店里买了瓶水和红牛,递给他。

刚开始他不要,但又接着咳嗽了几下,最终还是接下来了,并喝下了。

“小兄弟,你脑子挺灵光呀”,他哈哈道。

“看你咳的难受,怕影响你的牌局嘛”,我也哈哈道。

他一言,我一语的,慢慢交流起来了,就这样围观三天,和这位吧友吹上了。

现在想起,这是位山东的吧友,早期也是打工的,后来几番际遇,就迷上了网络德扑。

他算是比较早,通过互联网接触网络德扑的,摸清了这个圈子的一些套路,也是小成就。

因为德扑还算正常的牌局,还要点技术,不像现在的网堵,花样翻新,隐藏的也深。

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你连门槛都模不着。(作者:其实最近些年,特别是今年,全国展开宣传,任你在哪儿,都能听到小喇叭的声音)

为什么这行业再怎么宣传禁堵,堵徒们还是前赴后继,拼命的往里钻呢?

中国太大了,底层的小年轻,一无学历、二无技术、再无背景、又无依靠,底层的剩男单身狗众多。

特别是农村,底层年轻人对未来的出路,绝望才是常态,对网堵自然没有免疫力。

只想挣快钱,做网络项目,一旦翻身,老婆房子车子就不愁了。

闲来博客说,众生无明,不愿寻找真理真相,只相信自己看到的,所以总是被人收割。

那么普通人接触到了,这些挣快钱的东西,

如同底层人窥见了上层人的生存方式,如同患上了精神绝症不能自已,又如同吸du一样深陷其中难以戒除。

这或许就是众多堵徒,戒不了堵的根本原因。

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网络演变,网堵出头的人还是比较多,特别是早期进入的人,也算是底层高智商屌丝,逆袭成功挣快钱的一种方法。

你别以为堵徒们都傻,现在的堵徒都知道,这条路也算是出头的捷径,不然谁又愿意,心甘情愿的送人头抬轿子,输钱给别人呢?

现在真正以玩为目的,去堵的人非常少,还不是为了拉人头,进圈子,赚流量,扩大自己的人脉圈,然后狠狠收割后来的韭菜。

但是这种博傻的游戏,必须要有智商,否则你就是韭菜,不然哪有那么多神可以封呢?

所以,千万不要碰网堵,染上了,很难戒掉,堵的成瘾性上面说过。

但可更怕的不在于输赢,而是你经历过那种快钱,大起大落后,做什么事,都没有兴趣,人总是废掉的状态。

扯远了,扯远了!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